养生堂艾灸三阳交mgc:中医养生

中医养生

我在学习中医过程中,慢慢形成一种观念,就是养生与治病是两个概念,有病必须用药治疗,靠养生是治不好病的,养生是在病治好之后的事。最终认识到所谓的補药(这里的補药与同一药方中的補泻同施不同),必须要等病治好後才能用。等到病快治好时,自然就会呈现用補药的症状,比如我在病快治好时就呈现出小建中汤证,二付药就可以補回来了。以上是我对中医治病养生的一些认识,当然每个人的对中医理解深浅不一,自然会认识不同。可能绝大多数人会觉得,中医养生是有效果的。大家应该冷静客观的去判断这个效果倒底有多大的效果,健康的标准是严格的。健康-症状-病,就是中医治未病的时期。有些头痛脑熱、咳嗽流涕、腰酸背痛、胸闷気短、胃脹腹痛等等等等,还未构成病的时候,就是中医治病的重要时期,这些单纯的靠养生,也许能解决部分症状,但不能全面系统的解决所有问题,也就是说这些症状还有部分会存在,病根没有受到动摇,健康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。当然现在很多中医治病比中医养生的效果好不到那儿去,觉得养生就是治病。真正的传统养生是能够治病、袪病、延年的。但这些在市场上还没见到过,实是这套养生方法很难被大家所接受,还没有任何人能照此去练习。

西晋时期的五胡乱华是什么原因造成的?

晋朝之后的五胡乱华。喵。提问这个事儿也要专业呀。开始普及一下,耳朵竖起来唷。喵喵,五胡乱华的时候。西晋还没完蛋呢。西晋完蛋是长安政权被刘曜消灭那一年。然后一直在假装北伐的牛睿同志就高高兴兴地即位,成为东晋的开国君主!而这个时候各路胡人已经欢快地蹦跶了很多年了,其次你说原因,原因就是三国时期北方mgc死的比较多呗。按照记忆捋一下。黄巾起义,祸害到幽州,青州和兖州。李傕郭汜大混战。关中正在吃人。后来连人都没得吃了?诸葛亮北伐的时候。关中本地人口耕地根本挡不住。玩命从东方调兵调粮食。曹操打徐州。陶谦太守好。阿瞒来养老,刘备被吕布背叛,困在广陵,人相食。袁术同志自己糟蹋淮南,后来只能吃糠,曹操打河北。以及坑杀,曹操又去打乌丸。斩踏顿及名王以下胡汉降者二十余万口。其余众万余落。悉徒居中国(不要跟我提问有没有逗号),北方是怎么平定的呢,曹老板虎豹骑qi脸。把你们一波带走,生民百遗一。念之。算了。别念了。刘备打汉中的时候。曹老板顶不住。把汉中氐族迁徙到关中去啦。以及姜维北伐的时候,郭淮顶不住,把西北羌族迁走一大批。总结一下。这就是北方和平的真相。死的七七八八。胡人都牵进来。叫他们种地,当兵,真正该杀的嘛,其实都没死。获得不错,黄巾军余党跟着臧霸圈了块地?还有各路自治不表,别问我谁干的哟,这个北方的局面发展到西晋怎么样了呢。首先呢天更冷了,这个是有影响的——边疆区的耕地面积会缩小。有请一位古人为哀家现身说法——急急如律令。召唤郭钦。晋武帝太康二年,侍御史郭钦上疏曰。西北诸郡皆为戎居,往往有之,明先王荒服之制,同志们。仔细看一下这份太康二年的文件。魏初民少,西北诸郡皆为戎居。内及京兆、魏郡、弘农。往往有之——这是说曹老板和曹老板的对手们搞得好啊。搞得好。虽今服从?有风尘之警。胡骑自平阳、上党,不三日而至孟津,北地、西河、太原、冯翊、安定、上郡!——这是畅想未来:大开脑洞,百年之后。侍御史您可真心大呀,顺便说一句,平阳是后来匈奴汉国的首都,宜及平吴之后谋臣猛将之略。渐徙内郡杂胡於边地,峻四夷出入之防,明先王荒服之制,此万世长策也,不听,——这是晋武帝的反应。为了进一步说明这个问题,我们再召唤一个人吧——有请江统,惠帝元康九年,太子洗马江统以为戎狄乱华。宜早绝其原。乃作《徙戎论》,其略曰。强则侵叛,期令境内获安。马援领陇西太守,夫关中。帝王所居?未闻戎狄宜在此土。候隙乘便,辄为横逆,此必然之势也,出还陇右。建安中听其散居六郡,徙其馀种於荥阳。并皆骁勇便利。夫百姓失职,朝廷不能用,其实吧。这两份文件意思差不多。哀家带着童鞋们看一下,四夷之中,弱则畏服,强则侵叛。是以有道之君,待之有备。期令境内获安,疆场不侵而已,——这是说胡人自古难搞。汉建武中,马援领陇西太守,徙其余种於关中。居冯翊、河东、北地,魏武帝徙武都氐於秦川,以御蜀,今已受其敝矣。——这是说马援和曹老板干得好啊,干得好,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,——这是皇汉江统的著名论断,宜及今兵威方盛!因其死亡流散,与关中人户为仇雠之际,徙诸羌,徙诸氐。出还陇右”江统同志你好可爱呀。朝廷不能用。注意一个微小的区别。数年后的这份文件收获的反应是不一样的。意思是你胡逼逼啥呢。意思是你说的很好呀,两份文件看过之后呢,西晋时期是个啥样子,胡人和mgc的人口比例,在北方并不悬殊——这就是结论。鲜卑是好人。但是他们和晋人毕竟不太一样。我们来谈一谈哲学。五胡乱华,这是传统史学对西晋末年以来三百年大混战的概括。这不是一个历史事件,而是由无数个历史事件累积起来的历史阶段。一个历史事件的原因,比如说石勒为什么要杀司马越一伙人。这个原因很好找,石勒王弥饿了,司马越等人太遭恨?还有别人希望西晋的统治集团一锅端。当然最直接的原因是王衍那伙人的脑子有问题。选择了一条必死的行军路线。但是一个历史阶段的原因。这个问题是不是成立就不好讲了,我更倾向于认为。梳理历史阶段的原因,是无数个历史事件的累积,他没有原因。历史阶段不是由某个点,无数个点按照自己的意志运动,这些个人意志的累加,他们的意志可能是完全相反的,作为历史的观察者,可以站在唐朝建立的这个节点,对之前三百年的乱世做出总结。但总结并不是策划和预判,因果律这种线性思维,在研究一个混沌模型的时候。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,生物的进化路线和生物圈的变化,我们作为古生物学来研究。可以梳理出一条条脉络,但这些脉络构成的最终的那个生物圈,是因果律不能解决的。这也就是社会科学在预测和解释方面相对乏力的原因——当然,不要用一条因果律去做,人口数量和结构只能预言战乱和经济繁荣,预言不了其他的东西,湿度等指标也只能解决另一部分问题,哲学谈完了,下面我们回到历史中吧。三国的大乱世打破了胡人和mgc之间的力量对比,大乱世是后汉末年矛盾积累的结果。人口大幅度增长后的一个节点,草原向南方延伸。胡人定居于塞内,从东汉初年的羌人内迁开始,到南匈奴内附的巩固,鲜卑从大兴安岭跨越漠北的分流和快速的汉化(应该说是部分鲜卑,尤其是辽东鲜卑),以及羯族的农耕(石勒是个农民)痕迹,这只是下一个大乱世的舞台而已,接下来是比较晦涩的东西啦,首先是秦法汉制还要不要的问题?曹魏响亮滴回答,民爵神马的扫进历史垃圾堆了,然后是党锢之祸以来的胜负问题!太学生赢了。窦武陈藩赢了。未尝不太息痛恨于桓灵也,谥号已经加上去了,董卓给你们平反,士人给你们叫好,人民为你们隐藏消息。同皇mgc争是这样艰难地取得了胜利啊,然后胜利者就去忙别的了。这条线叫——秦汉式君权的萌发!衰弱和朽坏,贯穿了战国后期到东汉末年这一千年的历史,舞台是脆弱而凶险的,台基构成已经改变,大剧院风吹雨打。气温降低,舞台上演的是四大悲剧。不知悬崖在侧。这两条线的叠加,构成了魏晋时期的风土人情,这两条线之间有联系吗。在这样的坐标系面前,趋势很明显。秦汉式的君权萌发于战国后期的秦国,通过西汉达到鼎盛。还能看到三公九卿。你看不到荆楚刺客横行漠北,但你能看到三千死士一朝云集。但你还是能看到以孝治天下。你看不到激赏酷吏的君主,但是还能看到希望君主靠谱的可怜酷吏。而精分是没有效率的。秦汉帝国死去之后的这几十年,无非混和维持。是彻底恢复西周制,试图在维护士族分封利益的基础上,也维护版图的完整和扩张。好可爱的想法呀,可惜痴人说梦。西周制是他们唯一能够参考的,也是曹老板去世前夕的自我暗示——我是周文王吗,西周能够在封建制的基础上维持扩张和领土完整,封建制在当时相对于部落邦联,是加强集权的手段,当时的中国还很大。周人的地盘还很小,可以允许方伯们进行扩张,赋予方伯一定领域内的兵权。但西晋不再是这样了,各路方伯却仍有兵权(西晋的四征四镇和汉朝是不一样的。具备治理民众的权力。起源于曹睿后期。三条线已经纠缠在一起。胡汉的力量对比+寒冷,秦汉制度的死亡和集权的周期性衰败:西晋高层对于新制度的探索和试验,我们描述历史时采取的一些简笔画。最快速度勾勒出线条和轮廓,因为历史是由无数条线交织而成的,无非是最好识别,在看到这三条线之后,八王之乱是不可避免的:都是热血上头的中二青年,孙秀看着潘安,这些年轻人才是火并的动力,贾南风和皇帝脑残不脑残。杨骏和司马亮妥协不妥协,年轻人得不到出头的机会,年轻人想出头。年轻人手里有兵,年轻人失去了旧帝国的一切道德准则,胡人入侵是必然发生的。算不上入侵,他们无非是聚集在塞内的少数民族。他们是西晋的臣民,和吃不饱饭的汉族苦逼一起反了。3. 五胡乱华是铭刻在我们基因里的一个历史阶段。

【中医养生角】大寒